昌邑市热点新闻

2017-12-14 10:05:32 来源:中国评论新闻

  城乡“阅读差”亟待缩小(金台论道)

  张 贺

  作家王小妮在贵州毕节一所农村学校问初一的学生:“读过课外书吗?”超过一半的举手,另外那少半没读过任何课外书。“谁家有书超过10本?”举手的也有一半。“家里有100本书吗?”三个人举手。“都是什么书?”其中一个学生说:“养生。”这段描述正是不少地区农村学生阅读情况的生动写照。

  农村孩子的阅读量受制于图书资源的短缺而明显落后于城市同龄人,城乡之间存在巨大的“阅读差”。近年来,许多媒体都曾报道过“最牛小读者”,有的孩子一年最多从图书馆借阅了1800多本书,阅读量之大令人咂舌,但这些“最牛小读者”无一例外全部来自城市。如今一到周末或节假日,少儿图书馆就会人满为患。许多城市中小学不但有藏书丰富的图书馆,为了鼓励阅读,甚至在每一个楼层、每一条走廊都设置书架,随意取阅。这样的阅读条件是很多农村中小学可望不可即的。前不久去河北某县一所乡村小学扶贫时,我亲身体会了什么叫无书可读。在这所小学的图书室里,虽然架子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不少书,但绝大多数是上世纪出版的,有的疑似盗版书,而在城市孩子中间非常流行的绘本则一册也没有。

  一个从小除了课本就没读过其他书的人,其视野、见识和思维的活跃性必定会深受局限。对孩子而言,缺少图书所带来的影响并不比缺衣少食小,从长远看,其负面影响可能更严重。心理学家认为,一个孩子若能从小就进行良好的阅读,或者所处环境便于他积累大量词汇,那么他便能读得更多、学得更多,他会要求读更多的书,最终拥有更高超的阅读能力;相反,词汇量低的孩子,阅读速度慢,从阅读中得到的乐趣少,也不会构建一个阅读所充实起来的丰富的成长环境,结果两个孩子智商的差距越来越大。

  这一点已经被科学调研所证实。有学者从2014年起在中国农村给0—3岁的婴幼儿做智商测试,结果部分农村地区18—30个月的婴幼儿样本中,45%到53%的婴幼儿智商低于正常水平。这个现象背后的主要原因除基因和营养不足外,还有难以刺激大脑发育的不当育儿方式——农村家长较少和孩子说话、极少给孩子读书听。当研究人员问家长:“你们昨天有没有给孩子读书?”家长们像听到天方夜谭一样惊讶,然后咯咯地笑起来。参与调查的家庭中,只有10%的家长头一天和孩子说过话;3%给孩子读过书;70%的家庭有0—1本书。

  长期缺乏图书资源必然会对农民的思想观念产生影响,而思想观念反过来又影响了农民自身的发展,成了恶性循环。有一次,我跟随一支出版界的小分队下乡调研,在北方某村问农民,“在农家书屋和广场舞之间做选择,你更愿意选哪个?”不出所料,绝大多数村民都选择广场舞,并建议政府多给他们修一些跳舞的广场。这个村子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,很多村民都在国外打工。但即便生活改善了,村民们读书求知的意愿却没有明显提升,因为他们从小就没有养成阅读习惯。

  治贫先治愚,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进程中,必须加大对农村公共文化服务的供给,必须增加农村孩子的阅读资源,而这一点不能仅靠民间慈善组织的捐赠,政府必须承担起责任。虽然有媒体批评农家书屋开放不及时、利用率不理想,但从没书到有书是一个巨大进步,对农村孩子意义重大,农家书屋的价值和作用是不应该因其瑕疵而被全盘否定。面对城乡之间巨大的“阅读差”,更应该加大农家书屋的建设力度,充分发挥其作用,从而推动城乡“阅读差”逐渐缩小。

本文来源:_

  • 高台县新闻媒体网